清凉亢谷 亢奋之梦

  清凉亢谷 亢奋之梦
发表于:2017/12/6 14:27:00 浏览数:2733



过几个山洞之后,群山仿佛突然分离,一条狭长而美丽的山谷就在我们眼前。城口人称它为“亢谷”,洞口山峰之上,一根巨大的自在的石柱直刺蓝天,它的“亢奋”与生俱来。峡谷亢河则是安静的,不多的水清澈得让人心痛,它静静地流着,正如安静的亢谷人怀有的亢奋之梦,他们要把这片没被污染的土地打造成“巴山原乡,中国亢谷”。 “全靠这条路,全靠政府的政策好。”64岁的兴田村前支书老农在自家的农家乐招待我们喝茶。夜幕覆盖山谷,灯光点点,路上不时出现来这里避暑的外地人。老农说:“我有两个女儿,一人开了一家农家乐。昨天接待了三十几个达州人。要在这里住一个多月。”每年5月开始,亢谷的农家乐就热闹起来,游客陆续涌进山谷,持续到8月。“我这几个月就能赚到十几万,多的有几十万的。”老农很满足地点上一根玉溪。 而在2010年之前,这里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土地,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。贫穷成为他们世代的标签,一些人靠打工谋生,一些人举家外迁。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。兴田村因此成为重庆最贫困的村落之一。2010年,301省道穿越山谷,2011年,旅游扶贫吹响号角。这里得天独厚的海拔(1300米)和风景像待在深闺的乡村美女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。山里的世界和山外的世界各取所需,夏天的那份凉爽不再是封闭的象征,它向更为宽广的世界敞开,吹向主城,吹向四川,吹向陕西。 一直陪同我们的东安镇彭镇长告诉我们,现在亢谷有2000个床位,入住率95%以上。“我们接待能力还有限,接下来,我们还要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。”彭镇长说。而老支书老农的想法更简单直接。“游客一住就是一个月,如何让他们吃好是一个问题。总不能顿顿吃腊肉、土豆。”老农说。老农正在想办法开发新的农家菜品,他很得意地谈起他的“亢面”,一种用腊肉丝拌红海椒丝作为作料的面。夜深时分,一碗热腾腾的“亢面”端上来,果然,色香味俱全。那升腾的热气,让夜空也变得温暖。温暖的生活,有时需要想象力。 回酒店的路上,路灯熄了。原来为了节约电力,路灯晚上10:30熄灯。借着城口县宣传部袁部长的手机电筒,我们一路前行。亢谷亢奋之梦,城口脱贫致富之梦在路上,有时可能面临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(比如电力不足),但,只要有那一束向前的光,梦就有了方向和力量。